第三千五百三十七章 各种解决问题的方式_神话版三国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千五百三十七章 各种解决问题的方式


  这个时代五里一乡音,十里一风俗的事情非常常见,因为理论上大多数的百姓一辈子都出不了方圆五十里,再加上物流运输和道路的问题,也很难见到远方的其他人。

  然而随着陈曦将物流大通道开通,集村并寨和各村寨道路,以及国营车马行的初步完成,百姓的流动已经大大增加了。

  虽说绝大多数的百姓还存在那种窝在家里就能活着,而且比以前获得更好,所以完全不想去别的地方的情况,但是年轻人有这种机会都愿意去其他地方看看。

  再加上各地商人走南闯北的做生意,长安、洛阳这边的官话很自然的就传递到了中原各处,而且逐渐的规范化,哪怕偏远地区的百姓不会说,但因为买卖商品,也逐渐的能听到这种官话。

  实际上陈曦也并没有强行消灭地方方言的想法,毕竟不管从什么角度讲这都不现实,自然地让方言消退,然后让官话流通起来。

  毕竟语言和文字的价值是使用,能让更多的人使用,让所有人的交流变得更为容易就可以了,至于说这种文字和语言的统一性带来的文化向心力什么的,那等以后再说。

  走一步看十步,慢慢来,不着急,至于说陈曦为什么能这么稳定,没出一点乱子的将语言和文字的推广搞起来,实际上只能感谢后世将可能遇到的错误全部给陈曦展示了一遍。

  强行推广让人反感,可我工作场地用这种语言,我不强行推广,你在这儿混饭吃的至少要能听懂吧,小钱钱不香吗?

  南越十多年前造反的人多的根本没办法管,随随便便抓个人都有很大的概率参加过反对汉室的活动,之前一直在闹分裂,然而这两年完全不闹了,上班领工钱多好了。

  以前造反与其说是天高皇帝远,还不如说是没钱吃饭闹得,现在国营厂子招人,多一条生产线,多四千人,五条生产线加一个今年新搞出来的生产纽扣的生产线,需要两万五千多人。

  整个交州一共才五六十万人,两万五千人,是按照户口算的,一般不会在一户搞两人,也就说至少有两万户加入了这个场子,这就已经有十万多人收益了。

  实际上南越那边的场子工资比较低,陈曦属于简单粗暴一刀切的那种,也就是从南道北,从东到西,熟练工在年均一万左右。

  士燮把工资砍了三分之一,结果用以维稳建立的椰子加工厂,居然还能赚钱,陈曦对此无可奈何,决定今年准备继续扩大生产。

  总之南越百姓也不闹了,士燮有了发工资给活干的底气之后,开始推广长安要求的那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反正你们不闹了,老夫也腾出手了,该我干干政绩了。

  会说官话的首先录取,一家全部会说官话,派一人去加工厂,一人去港口卸货,给你家发两个工作岗位。

  这种就非常厉害了,尤其是目前汉室的国家组织力已经恢复,将那些介绍工作的牙行之类的玩意儿揍死一堆之后,每一个工作都代表着正儿八经的工资,不会出现你好好干活不仅不能养活自己,还亏损的情况,实际上陈曦开的这种大型人力密集型工厂就不是为了赚钱。

  这是跟后世学的,国营企业两大发展方向,一条是努力发展,努力赚钱,走高精尖方向,为国家赚取更多的外汇,积累更多的技术;另一条则是更大的规模,更大范围的影响本地经济,维持本地经济和社会的稳定,至于说利润,利润个鬼啊。

  一个总资产接近一千亿的国营大厂,利润只有两个亿,戏言存银行都比这个的收益多,可实际上这样一个厂子养上三四万人,带动上下游几十万人,只要每个月能将工资稳稳的发下去,就足够带动上百万人,盘活一大片的经济,利润?跟这种厂子谈利润那不是梦游吗?

  对于这种类型的厂子,国家基本没有利润要求,反倒国资委会有裁员要求,什么你要裁员?不行,现在经济下行,今年给你五十个人的名额,多一个,你来打报告,人员自动流失不怪你,但跑得多也是你的锅,算了,今年别裁了。

  裁员是不可能裁员的,不仅不能裁,你给我算算你家工资结构,最近经济下行,给我整出来一千个岗位,我需要维持社会稳定。

  陈曦其实也搞了不少这样的厂子,这种厂子陈曦是不谈利润的,只要能收支平衡就行了,在收支平衡之前,可以玩命的扩大厂子,将更多的人塞进去,反正塞进厂子里面,从生管到死,造反是不可能造反的,都赶紧去干活,干活有钱拿。

  不过目前来看,交州那边的椰子加工厂可能也得变成这种性质的长,当然交州那边的椰子是不要钱的,没成本,你就算是再怎么扩大规模,受限于交州的人口,也不可能搞到没利润这种程度。

  毕竟椰蓉和椰丝这种东西,全国需求量是真的很足,而椰子本身不要钱,赚一个铜板都不亏,故而对于陈曦而言,只要不发生加工厂内部管理问题,实际上士燮就算是将所有有可能捣乱的分子塞进去干活之后,也不可能没有利润。

  像这种没成本,全靠地缘优势的厂子,只要不出现内部管理失控,人员内部监守自盗等问题,基本不肯跟出现负利润的,而对于椰子加工厂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利润需求的陈曦,自然无所谓士燮瞎搞。

  实际上交州布局的时候,真正用来赚钱的厂子是棕榈油加工,不过周瑜那边进度出了问题,当然也有可能是周瑜卖椰子和香料已经懒得去搞油料压榨技术了,总之到现在周瑜也没搞出来棕榈油。

  二世纪的棕榈果虽说渣了一点,没有经过后世的驯化,产油量比较低,可周瑜现在在后世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位置,苏门答腊岛,也就是叶调国这边,周瑜已经压过了赛利安一头。

  白捡的棕榈果榨油,多少都不算亏啊,至于说椰子和香料捞得小钱钱很香,足够换不少大船什么的,和棕榈油比起来,那都是渣。

  还是那句话,椰子和香料属于能赚钱的货物,而棕榈油被称作大宗商品,至于棕榈油的成本问题,安心,就现在中原那倒霉的油料出产情况,以及中国人重油生活习惯,你出产多少就能吃多少。

  虽说年年有人吐槽重油生活习惯是减寿的,可过于清淡的食材会结石的,扯这些玩意儿的时候,都有一个度的,当然如果不知道这个度在哪里,那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你觉得哪个好吃,吃那个。

  不过看目前的情况,陈曦有些小看了椰子加工,中国人和罗马人在甜食上的追求是一样的,椰蓉椰丝这种玩意儿居然也能出口,罗马人居然也想吃,毕竟有甜味的玩意儿罗马人总是很喜欢。

  可惜由于成本的问题,罗马人都快吐了,太远了。

  于是罗马人再一次组织人手,拉开了大航海的序幕,目标是找点能种甘蔗的地方,至于椰子,貌似那边能种,好歹能解解馋。

  也就是依靠这些方式,陈曦成功将汉室运转了起来,各地也没有了杂音,以前时常出现的造反行为也消失了七七八八。

  没办法,什么时代都有一些人莫名其妙的想要造反,好在大多数都被本地人举报了,以前大家都是穷汉,吃饭都是问题的时候,一个勇敢的汉子怒吼一声大家就紧跟着揭竿而起了。

  可现在,算了算了,明天我还要厂里面上班,你别给我捣乱,你造反,官府派个人来查两天,我得修两天假,两天工资没了,烦,举报了,你去和官府商量商量怎么造反吧。

  毕竟中原人自古以来第一天赋是种田吃饭,第二天赋才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在第一天赋深挖的时候,第二天赋来捣乱,当然是往死了锤啊,活不下去,没田种了,第二天赋才能显现出来应有的效果。

  现在能种田,有饭吃,谁没事跟你去搞那种闹到挂在裤腰带上的活,干一天活,买条肉,回来煮了不好吗?

  在这种思考下,国内局势迅速的稳定了下来,以前那种盘踞在百姓头上的玩意儿,被陈曦铲了个七七八八,钱能到手,饭能到嘴,虽说时而还有些不平,可终归都不是什么大事。

  好歹有之前的对比,百姓也不是傻子,你敢造反,我就去举报,啥,学这个听说一年工资加五百文,难学不,不难学?你都过了,那我也学一下,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官话推广速度加十。

  实际上到现在陈曦推不动的其实是新文字,这个时代百姓全都是文盲,会说不会写,陈曦也没什么好办法,扫盲扫不动。

  国营大厂都要求学会一千个常用字,年工资加一千文,倒是有很多的百姓努力,可努力解决不了大脑生锈问题啊!



记住手机版网址:m.shuyuewu.co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