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九章 像死了一样_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千零二十九章 像死了一样


“那如何是好?靠端木小姐的结界?”

        靠结界三两回还行,一直如此下去肯定是不行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毕竟端木小姐说过,结界筑起的时间有限。

        他叹了一声,道:“先别想这么多了,还是做早膳重要,莫要饿着那个孩子了。”

        “对。”

        两人想起正事,匆匆忙忙的物品交换,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匆匆忙忙的赶了回去。

        两人决定一定要给小白鹿做好吃的,而且是好多好吃的。

        所以两人都很认真。

        最后,两人给小白鹿做的早膳都是好吃又滋补,很适合小孩子吃的。

        而且用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做好。

        吃的摆上桌之后,两人就上楼去叫小白鹿。

        一上楼,小白鹿正好开门走出来。

        这一次出来,发现他神清气爽的,状态比刚才好多了。

        睡了一个时辰作用这么大么?

        两人有些摸不着脑袋,却也不去多想,反而特别高兴,笑道:“还想叫你呢,你就出来了,走我们下楼去吃早膳吧。”

        小白鹿身边跟了一只踪犬,他吐吐舌头,调皮道:“我其实嗅到香味就醒了,听到楼下的走动声,觉得应该做好了才开门出来的。”

        “耳力不错。”

        耳力跟实力也有关系,两人觉得小白鹿肯定实力也很强,心里对他的喜爱更甚,走过去牵着他的手下楼做到桌子旁,一边跟他聊天一边给他盛吃的。

        盛完还给踪犬成了不少吃的。

        小白鹿像是饿了很久似的,很给面子的吃了好几碗,食量大得季氏夫妇咂舌,也喂自己做的膳食被青睐感到高兴。

        季夫人想起什么,体贴问:“对了,一直呆在房子里也不好,孩子你要是觉得屋子里闷,一会吃完要不要我们带着你出去到处走走?”

        “不用了。”

        小白鹿脸蛋儿埋在碗口吃得两颊鼓鼓,含糊道:“姐姐她们还没醒,我一个人出去玩也不开心,我还是在房间里盯着他们比较好。”

        “这……”

        季氏夫妇对望一眼,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勉强小孩不好,叹息道:“既然这样,那就随你来吧,你要是觉得闷了,就跟我们说,我们随时都可以带你出去玩的。”

        “好!”

        小白鹿抬眸,双目亮晶晶道:“谢谢叔叔阿姨!”

        “别客气别客气。”季夫人见他碗里的饺子吃完了,忙问:“还要么?”

        小白鹿放下筷子,打一个饱嗝道:“不了,饱了。”

        “哈哈哈,那就不吃了。”

        季氏夫妇笑着揉揉他脑袋,两人又陪着小白鹿聊了一会天,小白鹿就说要回房间继续看着端木雅望他们。

        季氏夫妇也知道他的担心,就随他去了。

        两人也去看了一下端木雅望三人,见他们在沉睡,没有醒来也没有大碍,才下楼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小白鹿则留在了房间,等他们离开之后才阖上了房间。

        房间阖上,直到季氏夫妇叫他出去吃午膳,他才下楼。

        吃完午膳,他又回房间待到晚膳时间才出来。

        晚膳的时候,季先生盯着小白鹿,忽然皱眉:“孩子,你怎么瘦了?”

        “怎么可能瘦了?”

        季夫人一边夹菜紧嘴巴,一边哼道:“孩子没一顿都那么能吃,还能瘦……”

        “你别插嘴。”季先生盯着小白鹿的脸,很正色的道:“孩子,我真觉得你瘦了,而且特别疲惫,你不是一直在房间里歇息么,为何看模样却越休息越疲惫?你看看你下巴的尖了,眼底也有些青黑色了。”

        “啊?”

        小白鹿脸蛋从碗里抬起来,摸摸脸蛋:“有么?”

        季夫人被季先生这么说,原本还不高兴的,但自己夫君这么认真,她忍不住仔细盯着小白鹿的脸看了一会,这一看,脸色也变了一下。

        她呆愣愣的盯着小白鹿的脸:“你,你何止是瘦了,你这是……”

        是什么,她也形容不出来。

        看起来很憔悴。

        说哪里憔悴也不说不上来,毕竟是小孩子。

        就是整张脸都瘪了许多。

        对,没错,就是干瘪!

        季夫人觉得这个词很恰当,小白鹿原本白白嫩嫩,可爱嫩滑得能掐出水来的。

        现在……好像水分被抽干了许多似的。

        抽干……

        很快,季夫人又觉得自己这个词用得好笑。

        她摇摇头,将这个想法甩出了脑海。

        不过,他好像真的一天内有了变化。

        她敢肯定,如果有秤,这孩子肯定掉了好五六斤!

        想到这里,她心头吓了一跳,怎么会有人一天内变化这么大的呢?

        估计他心里一直在害怕吧!

        这么想,她心里越发心疼,抓着小白鹿的肩膀疼惜的安危:“孩子,你别胡思乱想啊,你不是也说了,你姐姐她们明天会醒来的么,你别担心别害怕啊。”

        小白鹿眨眨眼,一副惘然的样子:“我不担心不害怕啊。”

        “那你……”

        那你为何会一下子这么大变化?

        这句话还没问出口,小白鹿就露出一副好笑的样子道:“我又没做什么事,叔叔阿姨为何会这么担心我?我虽然还是担心姐姐她们,但我真的没事啊。你怎么担心起我来了?”

        “也是。”

        季氏夫妇也觉得在理。

        “罢了,不说这个了,既然瘦了就更应该好好吃饭。”季夫人连忙夹了菜进小白鹿碗里:“不过,你可不能太担心了啊,况且你这样不行,一会吃完饭还是让我和你季叔叔带你出去走走透透气吧?”

        小白鹿:“我们出去,要是问起我姐姐她们该如何是好?”

        “我们避开人,不去街上,就去后院你们昨晚去的方向走走,那里少人,应该碰不到什么人的。”

        “好。”小白鹿乖乖点头。

        见他这么乖季氏夫妇心都软了,为了让他宽心,季先生想了想,道:“你这个孩子也不懂医,他们这样昏睡着也不好,不如我去叫懂医的人上门来,给他们看看?”

        小白鹿没有立刻拒绝,歪着脑袋双目澄净的问:“他们医术好么?”

        两人下意识都摇摇头:“算不上好,只懂一些医理。”

        “那就算了吧。”

        小白鹿道:“他们的情况,只有我姐姐这么厉害的医师才行,如果算不上医术超群的医师,都是没用的,叫上门来,也只是让他们打扰了姐姐她们而已。”

        话罢,不等季氏夫妇开口,又道:“再说了,我跟在姐姐身边这么久,看着她研制每一种药物,虽然我不懂医,但也很了解她的药物,也算半个医师了,比起‘只懂一些医理’的人,我觉得我更相信自己。”

        “也对。”

        吃了金灵果,通过吃药医治还能活下来,这样的医术,真的是无人能及。

        这么严重的问题,其他人也不可能有办法,叫来了也没用。

        反而会被人知道,端木雅望三人都出了事。

        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只怕有人要乘人之危,反而害了端木小姐他们。

        季夫人道:“那我们就静静的等待你姐姐三人醒来?”

        “嗯!”

        小白鹿噙笑的重重点头。

        吃完晚饭,季氏夫妇收拾一下就带着小白鹿出门了。

        季氏夫妇尽量让小白鹿开心,途中小白鹿也一直表现得很高兴。

        不过在他们想带他去远一点的地方看漂亮花海的时候,小白鹿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但我想回去如厕。”

        他也是半大的孩子了,季氏夫妇明白他不能随随便便在外面脱裤子,就带着他回去了。

        小白鹿上如厕,季氏夫妇忙碌自己的事情,小白鹿如厕完,时间也很晚了,季氏夫妇看过端木雅望他们之后,如常回房间休息。

        第二天早上,两人醒来之后,第一时间也是去敲端木雅望他们的房间门。

        他们想到今天端木雅望他们应该会醒。

        心里忐忑又期盼。

        不过,敲门好一会儿,比昨天早上还久,都没人前来开门。

        两人原本期盼的心,顿时一沉。

        “会不会出事了啊?”季夫人担心不已,“我们要不要干脆破门而入?万一真出了事……”

        “对。”

        季先生赞同,沉着脸要撞门,这个时候门却开了。

        不过,意外的是开门的不是小白鹿,也不是端木雅望等四人任何一个人,而是踪犬。

        它用嘴巴咬着门锁,将门给打开了。

        季氏夫妇看得一怔,“踪犬,你……”

        “呜呜~”

        踪犬跑过来,用嘴巴叼着季先生的一片衣角,扯着他就要往里走。

        季先生心头一沉,和季夫人一起走了进去。

        走进去之后,看到端木雅望和夜弄影躺在一张床上,小白鹿和殷徽音两人躺在一张床上。

        四个人,除了殷徽音看不到任何皮肤,端木雅望和夜弄影还有小白鹿三个人,脸色都苍白如雪,唇上没有任何血色。

        像是死去了一样。

        “啊!”

        季夫人掩唇尖叫一声,拔腿跑到床边,立刻去摸小白鹿的脸。

        这一摸,却摸到了呼吸,也摸到了体温。

        暖的,活着的。

        季夫人一怔,赶紧用力的摇了摇小白鹿的身子:“白小公子?”

        小白鹿没反应。

        这是不是睡得太沉了点?



记住手机版网址:m.shuyuewu.co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