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七:萧煜X萧烨_盛宠之嫡女医妃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番外七:萧煜X萧烨


四月的一日,旭日初升,骆越城中的街道上早已经是车水马龙。

        一辆看似普通的青篷马车从皇宫中飞驰而出,待驶到一条小巷子中后,马车停了下来。

        一只白皙的小手从马车里挑开了青色的帘子,跟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就利索地从马车里跳了下来。

        他穿了一件天青色的绸布袍子,腰束水绿色的云纹腰带,一头乌黑的头发只是随意地用一根竹簪盘起,装扮看来朴素得很,但是那粉雕玉琢的模样,灵动的眼眸,还有落落大方的态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弟弟!”

        随着男孩不耐烦的催促声,另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慢悠悠地挑开了帘子,探出一张圆圆的小脸,唇红齿白,看来约莫四岁左右,模样与他的兄长有六七分相似。

        小男孩不慌不忙地从马车上跳下,小嘴弯弯,噙着一抹浅笑,自有一番气定神闲的气度。

        他身上穿着与兄长一式的青色小袍子,当两个相似的小男孩站在一起时,就像是磁石般吸引着他人的目光,让人不由感慨:这对如金童般的兄弟俩好似从画中走下来一般。

        “海棠姑姑,我们去了。”萧煜对着驾车的海棠挥了挥手,正打算和弟弟一起离开,就听马车里传来一声柔软的“喵呜”声。

        家里的三只猫儿叫声各不相同,萧煜一听就知道这声音是属于谁的,不禁露出一种无奈的表情,小萧烨也听出来了,惊喜地脱口而出道:“围棋!”他可爱的小脸上露出灿烂的笑靥,整个人一下子活泼了不少。

        下一瞬,帘子的一角动了动,探出一只黑白相间的猫脑袋,围棋用碧绿的眼睛期待地看着萧煜。

        萧煜叹了口气,只得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来吧。”

        围棋似乎是听懂了,又“喵呜”地叫了一声,这一次,叫声中溢满了兴奋。猫儿敏捷地一跃,就轻巧地落在了萧煜的肩头。

        兄弟俩就带着猫儿往镇北街的方向去了,留下海棠在原地目送两个小主子的背影走远,她并没有跟上去,只是抬眼与某个躲在树上的暗卫交换了一个眼神,下一瞬,那暗卫就不见了踪影……

        巷子外,两个男孩加上一只富态的猫儿所经之处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那些路人都是暗自揣测着这两位也不知道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公子。

        萧家兄弟俩自小就是被人“看着”长大的,早就习惯了别人的目光,不过今日有些不太一样。

        萧煜安抚地摸了摸肩头的猫儿,小萧烨仰着小下巴,对兄长肩上的猫儿叮咛道:“围棋,你可要乖乖的,别乱跑!”

        这条镇北街是现在的骆越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径直往前就是北城门,此刻街道两边到处摆满了摊子,小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对于年幼的孩子而言,这些摊位上卖的小玩意、小点心什么的有趣极了,四处可见那流连在摊位边不肯离去的孩子,若是随行的大人心软一点,也就给自家孩子买上点什么了。

        萧煜兄弟俩年龄虽小,也算是见惯了世面,但还是被眼前这热闹的景象所吸引,目不暇接,一路走一路买,没一会儿,那个拎在小萧烨手里的竹篮就装满了各种小玩意,连围棋都吃上了两条美美的小鱼干。

        不知不觉中,萧煜就发现随身的钱袋里义父给的那一串铜钱只剩下一小半了。

        而街上的那些小贩货郎看这两兄弟买东西的架势就知道这是有银子的主,但凡他们所经之处,就引来阵阵热情亲切的招呼声。

        “小公子,买把扇子吧。”

        一个胖乎乎的小贩早就伸长脖子候了好一会儿了,见他们总算过来了,急忙打开一把折扇招呼道。

        “哥哥。”小萧烨两眼发亮地看着小贩手中的那把折扇,拉了拉萧煜的袖子。

        与弟弟一样,萧煜的目光也被这把折扇上画的猫儿扑蝶图所吸引,画中的猫儿正好是黑白相间,圆滚滚的身子飞身扑向彩蝶,那一瞬间,身手敏捷极了。

        不过……

        萧煜垫了垫自己的钱袋,纠结了一下,还是拿出几个铜板把那把折扇给买了,然后苦着脸对小萧烨说:“弟弟,我们只有三十几个铜板了,可是义父布置的功课还没做呢!”

        小萧烨原本还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那把折扇,闻言,眉心也皱了起来,兄弟俩大眼瞪着小眼。

        站在萧煜肩头的围棋好奇地来回看着萧氏兄弟俩,疑惑地发出“喵喵”声。

        昨日官语白给两兄弟上课以后,给他们俩布置了一项功课,让他们今日来体验一下“士农工商”的“商”,为此,官语白还特意给了兄弟俩一串铜钱。

        萧煜重重地叹了口气,咕哝了一句:“爹爹真坏。”

        昨晚爹爹知道了他们今天要出门的事,特意叮嘱海棠把他们身上的玉佩、金项圈和玉簪什么的全都取下了,美名其曰微服私访,现在看来爹爹分明就是不想给他们跑当铺的机会!

        不过,爹爹也说了,天无绝人之路。

        他和弟弟还有三十几个铜板呢,怎么也没到绝路啊!

        萧煜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似是自语道:“义父说,经商就是买卖。围棋,我们既然买了,现在就该卖了,你说是不是?”

        “喵呜!”

        围棋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就配合地发出叫声,也不知道是赞同还是反对。

        小萧烨看了看手中的篮子,笑得眼睛也眯了起来,问:“哥哥,那我们去摆摊吗?”

        兄弟俩彼此互看了一眼,都是兴致勃勃。

        他们在街边找了一处空地,又买了一块青色的粗布铺在地上,就把篮子里的东西全都摊在了粗布上。

        兄弟俩就蹲在了他们的摊子后,猫围棋则蹲在他们中间。

        一时间,这个与周围不太一样的摊位吸引了不少好奇的路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很是热闹。

        但是萧煜很快就意识到情况不太妙,围着的路人看着多,不过一个个要么就是故意找他们兄弟俩搭话,要么就是讨价还价。

        前者是废了半天口水,也赚不到一个铜板,而后者也没好多少,打算用三个铜板买走他和弟弟花了五个铜板买来的皮鞠。

        如此下去,就算他们把这摊位上的东西全都卖光了,那剩下的铜板也没几个了。

        虽然义父没规定他们要拿回去多少个铜板交功课,可是拿出来的明明是一串钱,拿回去只有半贯的话,这也太有损他的颜面了!

        萧煜把招呼客人的工作交给小萧烨,自己则蹲在地上苦思冥想起来。有什么法子可以赚更多铜钱呢?!

        小萧烨尽责地肩负起兄长交与的重任,别人问什么就答什么,比如:

        “我叫小叶子。”

        “我四周岁了。”

        “这是我哥哥。”

        “我和哥哥姓林。”

        “我们的猫儿叫围棋。”

        “这把梳篦三个铜板。”

        “……”

        说得渴了,他就捡起放在青布上的果子,拿出一方帕子擦了擦后,就斯文地吃了起来。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日头越升越高,不知不觉中,半个时辰过去了,但他们还没卖出一件东西,而围观的路人也渐渐觉得无趣,散去了不少……

        这时,几个公子姑娘说笑着从一旁经过,目光也难免注意到了两个男孩,好奇地走了过来。

        其中的一个蓝袍公子摇着折扇,兴致勃勃地与他们搭话:“小家伙,你们爹娘呢?你们不会是迷路了吧?”

        小萧烨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我们没迷路,我和哥哥在卖东西。”

        那几个公子姑娘飞快地扫了一眼两个小家伙摊位上的东西,立刻就看出这大概是这兄弟俩在市集上买的小玩意,现在又想卖出去。他们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皆是忍俊不禁。

        另一个十四五岁的粉衣姑娘也蹲了下来,故意指着蹲在两兄弟之间的猫儿道:“小弟弟,这只猫儿是你们的吗?我家的猫儿正好缺个伴,不如卖给我如何?”

        小萧烨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围棋不卖。”

        粉衣姑娘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她如何看不出这两个小家伙的猫儿被养得油光水滑的,显然是家中娇宠长大的,又怎么会卖,她也就是逗逗两个孩子而已。

        她正要再说什么,就听另一个童音笑眯眯地说道:“围棋不卖,不过姐姐,这个梳子卖哦。”

        萧煜拿着一把梳子凑到了那粉衣姑娘跟前,自来熟地说道:“这位姐姐,现在是春天,正是猫儿换毛的时候,姐姐买把梳子回去给你家的猫儿多梳梳毛吧!还有这个……”说着,萧煜又拿起一个拳头大小的皮鞠,“这个皮鞠最适合猫儿玩了,姐姐你看。”

        萧煜随手就把那个皮鞠往青布上一丢,皮鞠骨碌碌地滚了出去。

        “喵呜!”围棋兴奋地叫了一声,飞奔过去,先是一爪扒住了皮鞠,然后又一口咬起来叼回到萧煜跟前一放。

        “喵呜。”它乖巧地蹲在那里,仰着圆滚滚的脑袋,一脸期待地看着萧煜。

        围棋这一连串的动作把那个粉衣姑娘看得啧啧称奇,抚掌赞道:“小弟弟,你们家的猫儿真聪明!”

        小萧烨得意地挺了挺胸,一本正经地应道:“那当然。”他们家的猫小白、小橘、小灰,还有寒羽,都很聪明的!

        三个字逗得那几个年轻的公子姑娘“噗嗤”地笑了出来,笑声让气氛变得热络了不少。

        萧煜急忙趁热打铁地说道:“姐姐,猫儿可是很聪明的!你只要用皮鞠和你家猫儿多玩几次,它也会学会的!现在买梳子和皮鞠,还可以送一把扇子哦,只要二十个铜板!姐姐你看,这扇子上的猫儿画得多精致可爱啊!”

        萧煜口沫横飞地说着,把那梳子、皮鞠和扇子夸了又夸。

        一旁的小萧烨疑惑地眨了眨眼,他明明记得他和哥哥一共花了十个铜板买的梳子、皮鞠和扇子,哥哥怎么要卖二十个铜板?

        小萧烨低头看向了围棋,用眼神无声地问:围棋,你知道吗?

        围棋歪了歪脑袋,疑惑地“喵”了一声。

        而萧煜还在滔滔不绝地推销着:“还有这位大哥,你要不要也看看?这个拨浪鼓令郎一定会喜欢的,还有这个香囊与大哥你的衣裳多配啊!……”

        等那几个公子姑娘离开后,摊位上的东西也少了一小半。

        萧煜乐滋滋地数着第一笔生意得来的那几十个铜板,笑嘻嘻地说道:“卖了七十个铜钱,加上原来的三十个铜钱,正好是一串钱!……弟弟,收拾一下,我们可以去找义父交功课了!”

        两兄弟合力把剩下的东西都放回了篮子里,慢悠悠地原路返回。

        远远地,还能听到萧煜得意洋洋的声音随风传来:“……是故农与农言力,士与士言行,工与工言巧,商与商言数。”

        “喵呜?”

        ------题外话------

        番外八在周六~书荒的姑娘来新文吧,《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不遗余力地给自己打广告。

        qq书城还未同步,同步后会统一通知的。



记住手机版网址:m.shuyuewu.co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