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节:亲一下就原谅你_拜托总裁,温柔点!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00节:亲一下就原谅你


        .

        任蔚然为男人这样的举止而心里一震,她指尖压向男人的胸膛推低着他:“滕御,不要……嗯——”

        滕御哪里愿意给她机会拒绝,唇瓣咬住了她的小嘴,大掌沿着她的后背游移过去,一直往下探索,直到抚上她的臀部,有一下没一下地拿捏着。

        他的唇瓣,同时入侵她的嘴里,缠绕着她的小舌头肆意地起舞,让彼此之间再无间隙。

        任蔚然觉得既惊又慌,皆因电梯乃公众地方,而且很有可能有闭路电视的,滕御这样做,难道就不怕被人把他们欢`爱的录像都摄录了去么?

        “滕御,别……呜,疼——”被男人吮咬到发麻的舌根有些疼,任蔚然眼眶泛出了淡淡的潮红,嗔怪地瞪着男人,指尖轻轻地揪了一下他的头发,试图拉开与他的距离。

        滕御气息也有些不稳,在她嘴里经过一翻肆意的掠夺过后,方才缓慢地把脸颊移开些许,盯着女子那红艳的唇瓣道:“宝贝儿,你别扫兴啊!”

        “这里不行啦,有人会看到!”任蔚然掌心往着他的胸膛狠狠地拍了一下:“这里是电梯,是……”

        唇瓣被男人的指尖压制住,她噤了声,有些无措地盯着那人。

        滕御便笑,指尖沿着电梯的墙角位置轻轻地指了一下,道:“小傻瓜,你放心吧,那个东西对我们没有用。”

        “为什么?”任蔚然有些好奇地瞪着他:“你该不会觉得无所谓吧?”

        “怎么会呢?我的小妻子只能够是我一个人的,没有任何人能够觊觎。”滕御浅笑,指尖顺着女子的唇瓣压了进去,轻轻地挑弄着她柔软的小舌头,道:“是因为它**扰了,所以这里的场景它拍摄不到。”

        任蔚然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他:“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宝贝儿,你觉得我会让其他人看到你最美丽的一面吗?”滕御佯怒,脸色微微一沉:“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

        “我没有那个意思啦!”任蔚然连忙摇晃了一下头颅,手臂搂住男人的肩膀:“只是……”

        看着她低垂下头颅,那委屈的模样不言而喻,滕御的心里一疼,勾起了她的下巴,温柔地语道:“如果你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真的?”听着他的言语,任蔚然的眼睛立即便是一亮。

        “我什么时候有说过假话?”滕御的手指在她的下唇位置轻轻地压了几下:“快点,否则会过期——”

        “不要!”任蔚然急速地摇头,小脸往着男人一靠,唇瓣便贴上了他的嘴角。

        滕御眉眼一扬,眸底映掩不住有淡淡的愉悦神色闪过。他大掌扣压住女子的腰身,反客为主地把女子压制在墙壁边沿,那灵巧的舌头如同蛇一般缠绕住她的樱唇,以极尽暧昧的方式不断地吻着她。

        任蔚然气踹吁吁,整个身子都微微一僵,在男人那肆意的亲吻之下,浑身都虚软了去,哪里还刻自己正身处在公众场合呢?

        其实,滕御所言自然是。只不过是干扰一下电波,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case而已。而且,他是真的舍不得他的宝贝儿被任何人觊觎,是以就算在这里要她,也是安全的。只是,他倒更是舍不得他的小妻子以这样的姿势辛苦地坐着,所以把她整个人搂抱了起来,在电梯“叮咚”一声抵达目的地以后,搂着她进入了房间,把她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看着男人那压下来的身子贴上自己的娇躯,他那闪烁着耀眼亮光的眼睛里还夹带着熠熠的亮彩。那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赤`luo而直接,看得任蔚然的心里一阵激荡,她整个身子有些颤悠,浑身上下都变得火热,连喉咙也干涩了去。

        “宝贝儿,你真美!”滕御看着女子嫣然的小脸泛起一抹俏丽的红晕,忍不住轻叹了一声,低下头便轻轻地往着她漂亮的眼睛吻了一下:“你能答应我的求婚,让我觉得很幸福。”

        “你还说,你差点没把我吓死。”想到刚才那场景,任蔚然又好笑又好气:“哪里有人结了婚才求婚的?”

        “之前我们结婚是因为父母的干涉,现在我向你求婚,是表达我的诚意。”滕御轻笑,温柔地道:“你不喜欢吗?”

        “喜欢!”任蔚然连忙回应:“只是,那种惊喜好像惊吓,我刚才心脏跳得好快,差点没有办法呼吸了。”

        原来,她对自己的安排竟然是那么欣喜的。

        滕御便笑,指尖顺着她的小脸慢慢地抚下去,直到她的玉颈、锁骨,随后缓慢地往着她玲珑的曲线一直往下移动:“宝贝儿,既然你觉得我送你的礼物很棒,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地答谢一下你的丈夫呢?”

        “你想做什么嘛?”任蔚然脸颊涌起嫣红的色彩,有些嗔怪地瞪着男人:“不要那样看着我。”

        “可是我就想这样看着你。”滕御笑,眼里闪烁着揶揄的光芒:“因为你太迷人了。”

        “你油腔滑调的,我不相信你。”

        “那我只能够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心意,证明我是最爱你的了。”滕御嘴角一勾,流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任蔚然警惕到他想做什么欲翻身避的时候,已经太迟。那男人大掌沿着她衣裙的吊带位置一拉,把她的衣物给褪了开去。

        “啊,滕御,不要弄坏这衣服。”任蔚然生怕男人下手太重,连忙开口道:“你慢点!”

        滕御挑眉,目光戚戚:“宝贝儿,你喜欢这衣物?”

        “是!”任蔚然点头:“它代表着我们之间的一个记忆,是链接我们在一起的重要信物。”

        看来,他的小妻子是个xing情中人呢,竟然会有这样的情结在!

        那么日后他便要多多地创造这样的惊喜,让彼此间的关系更加密切了。

        滕御温柔地笑了笑,道:“好啊,老婆说什么便是什么了。为人丈夫者,必定是要满足老婆的需要才是好丈夫嘛!”

        言毕,他动作极尽温柔地撩起了她的裙摆,在女子羞赧地避开他视线之下,脱去了她身上所有的衣物。

        .

        !!



记住手机版网址:m.shuyuewu.co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