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3 一个惊喜_废后归来:嫡女狠角色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833 一个惊喜


        老二在旁道:

        “翻译一下,小家伙说要想让它不告密,得让它喝点你的血。”

        “什么!”仇枭一下子跳了起来,“这不可能!”

        他的血金贵着呢,他自己都舍不得用,还给这个他一直瞧不上的小金蛇?做梦!

        仇枭话音刚落,便见小金弓着身子要往窗上凑,那里还有仇枭刚刚划开的一条小缝。

        仇枭一看怂了,急忙抓住小金,顺便使了个法术,将窗户修复。

        “祖宗,算我怕了你,只一口!”

        付出一口血,避免被凤焱追杀,还算值得。

        小金又呲了呲牙,老二称职翻译:

        “一碗。”

        “不……”仇枭刚要拒绝,又见小金跃跃欲试,咬了咬牙,应下了。

        “好。”

        反正他平日里被小金咬到,也不止一碗血了。

        可当他看到小金拿出所谓的“一碗”后,嘴角胡乱抽搐着。

        老二给了他一记爱莫能助的眼神,看好戏般地守在一旁。

        仇枭看着比他脸还要大的一个碗,心生哀怨。刚要同小金商量一二,便见小金已是跃跃欲试的模样。

        仇枭怒了。

        想他好歹也是麒麟神兽,如今却被一条小蛇这般放肆,是在可恶!

        他气焰全开,拿出作为神兽的威严,将要压制小金。

        小金亦感受到了那股铺天盖地的强大气势,它缩了缩脖子,最后竟直接躲到了老二怀里。

        仇枭得意地冲老二挑挑眉,那意思是看他有多么厉害。

        可随即而来的,却是老二面带不安的模样。

        仇枭脸上的笑容遮掩不住,作为一条修行万年的巨蟒,老二虽然无法抵挡他的气势,可两个人若真要对象,老二也少有显露害怕模样。

        但如今他的模样,这不正是害怕的先兆吗?

        仇枭不禁暗想,是否是他的修为提高了,否则按照老二的秉性万万不会在他面前显露害怕。

        可仇枭的得意并未持续多久,一股钻天的光亮从房内席卷而出。

        这股光亮直达天际,入了空中再也看不见。

        四周的云彩被惊扰着快速逃离,很快,整个“长天宫”都被笼罩在一片光亮之中。

        仇枭收起气势,默默感受了一下。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强大的,似能毁灭天地的气息,熟悉而强烈。

        仇枭眉头一皱,这股气息,是……是凤焱!

        自从凤焱受伤之后,他已经许久未有这般强大的气势,如今气势恢复,岂不是他的巫力又回来了?而且,这巫力似比以前更要强大!

        双修,原来这般神奇吗?

        仇枭对双修起了好奇的心思,也越发期待,凤焱的重新归来。

        此刻,泉池中。

        一位皮肤白皙的女子双臂倚靠在岸边,全身包裹在池水之中。她微闭着双目,脸上未施粉黛,却透着粉嫩。比婴儿还要嫩白的肌肤,光滑细腻。美人如斯,哪怕阖眼,亦能看出天仁之资。

        凤焱带着欣长的身姿由远及近,看着池中还未苏醒的倾城,眉头轻皱,双目染上了一层无奈,更多的则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城儿,快点醒来吧,我会给你一个很大的惊喜。”

        他抚摸着倾城的脸颊,嘴中默语。

        片刻后,他目光一顿,稍后嘴角微微勾起,道:

        “你若再不醒来,我就要亲你了。”

        见到她昏迷不醒,他的一个颗心怎能安稳?

        掌下的人明明已经苏醒,却偏要装作昏迷,着实应该教训。

        他的话很奏效,几乎是话音刚落的瞬间,倾城微微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苏醒过来。

        “咦,我怎么会在这里?”她看着四周环绕着的池水,发觉自己竟未着片缕,更显慌张。

        同时心中暗恨,她都已经装作昏迷了,他怎么非要揭穿她?

        这般尴尬的情景,这可怎么办是好?

        “你我双修的过程里,你体力不支晕倒,所以我把你送到这里,疗养你的身体。”凤焱在旁解释,温润的话语带着一抹促狭笑意,抹不开的欣喜在空气中流转。

        倾城一下子顿住,整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蹿红。

        她如何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体力不支也就罢了,他又干吗要说出来。她不过随口一问罢了。

        气氛,尴尬。

        “现在你醒了,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走吧。”凤焱冲她笑了笑,欢快的模样显而易见。

        倾城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刚要起身却猛然意识到自己未着片缕之故。

        凤焱也不再开她的玩笑,手中翻转,一套娇嫩的白色衣衫便出现在他手中。

        “可需要让侍女进来服侍?”他问。

        “不,不需要。”倾城红着脸,越发别扭。

        好在凤焱没有多留,走了出去。

        确定他离开之后,倾城快速换好衣服。不得不说,凤焱的眼光极其毒辣,衣服准备的尺码与她的尺寸一模一样,衣服穿上之后刚刚好,就好像为她量身定做一般。

        倾城在水镜前照了照,确定自己收拾妥当,才走了出去。

        凤焱早已恭候多时,倾城见到他还有些吃惊。

        这几日,凤焱总是来去匆匆,连她想要见面都很难得。

        今日他居然肯在此等她这样久,难道有事?

        “有什么事吗?”

        她不觉疑问。

        这一觉又是三天,三天积攒下来的事务,怕是更要忙碌了吧。

        凤焱也不说话,只盯着她瞧。温柔的眼神似能溢出水来,那抹似曾相识的目光,又让倾城想到了巫界的凤焱,属于她的凤焱。

        对面的人抬起一只手,将她额前散落的发丝轻轻别在耳后,温柔而细腻,恍若微风拂面,格外美好。

        倾城的心颤抖了一下,这般熟悉的动作,这般亲切的举动,这样似曾相识的目光……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她便要沉沦。

        凤焱,这分明是凤焱才是。

        倾城想要扑进他的怀中,告诉他,她有多么想他。她想抱着他,再也不放手。她还想……还想很多事。可在最后关头她忍住了,她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她的凤焱。

        就算再相像,不是就是不是。

        倾城撇开目光,不想再停留。该她做的事她不会拒绝,不该有的心思,她也不会有。



记住手机版网址:m.shuyuewu.co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