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配角的戏_妙手小村医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配角的戏


古越明被安排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尽管不是别墅区,但也是极为豪华又私密的住宅区。


        吉泽正孝将他安排好后,这才走出住宅区。


        刚走出大门,一辆奔驰就驶了过来,他往车内看一眼,便打开车门进了后座,然后对坐在里面的中年男壤:“父亲。”


        吉泽雄微微点头,“对于古越明的投诚,你怎么看?”


        吉泽正教道:“正如父亲所预料的那样,他的生化人部队,还不成熟,而他在这个国家的资源十分有限,仅靠他自己是难以成事的。再加上他最得意的生化人又脱逃了,他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投靠我们。”


        吉泽雄点头道:“消息已经确认了,石坑村的林家确实遭遇了生化人袭击,伤亡惨重。”


        吉泽正孝道:“林昊死了吗?”


        吉泽雄道:“他要是死了,我们还有戏唱吗?死的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角色。”


        吉泽正孝道:“父亲并不希望林昊有事?”


        吉泽雄道:“联姻达成之前,我确实不希望他有事。”


        吉泽正孝纳闷的道:“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收容古越明,他之所以落到今时今日这样的地步,基本是林昊一手一脚造成的,两边根本就不可调和。”


        吉泽雄微微摇头,“古越明如果用好了,那是一把利刃!”


        吉泽正孝道:“可是我们想要两边讨好的话,很有可能落得里外不是饶!”


        吉泽雄道:“那就要看我们的手段了。这就像踩钢丝,踩得好,那就能抵达对岸,踩不好就万劫不复。而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几乎每一件都是这么冒险的。”


        吉泽正孝道:“父亲,你真的打算把妹妹嫁给姓林的吗?”


        吉泽雄道:“如果你妹妹的出嫁,能换来彭士弘的资本入注,嫁给姓林的又何妨?女人,最怕的就是自身没有价值。”


        吉泽正孝道:“可是现在已经能够确定妹妹跟他有一腿了吗?”


        吉泽雄道:“已经可以确定了。”


        吉泽正孝道:“木村诚志不是没有回来吗?”


        吉泽雄道:“他是没有回来,但别的眼线已经确定了,你妹妹在我们离开明月山庄后,直接就去了林家,进入他的宅子后,至今没有出来。另外我还了解到,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去林家,而且每一次都是过夜才离开。”


        吉泽正孝道:“这么来,妹妹真的已经跟他……”


        吉泽雄道:“是的!”


        吉泽正孝叹了口气,愤愤的骂道:“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


        吉泽雄摇头道:“廉耻在财富面前,从来都不值一提。”


        吉泽正孝道:“父亲,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吉泽雄道:“应该去提亲了!”


        吉泽正孝道:“这样……是不是太厚脸皮了,联姻这种事情,应该男方提出来才比较合适的。”


        吉泽雄道:“在功成名面前,脸皮什么的就不要提了!”


        吉泽正孝苦笑,“什么时候去?”


        吉泽雄道:“明!”


        吉泽正孝道:“好吧!”


        吉泽雄道:“你去!”


        吉泽正孝差点没跳起来,“我去?”


        吉泽雄道:“现在还不到我出面的时候。”


        吉泽正孝苦笑道:“父亲,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去啊!”


        吉泽雄道:“你想继承我的一切吗?”


        吉泽正孝被问着了,“这个……”


        吉泽雄道:“如果你想的话,那就照着我的话去做。这件事未必一次就要谈成,但最少要试探出他们的态度。”


        吉泽正孝沉吟半响,终于无奈的道:“好吧!我可以去,但我不能一个人去吧?万一姓林的把我扣押下来做人质怎么办?让山本川陪我去吧!”


        吉泽雄摇头道:“不行,为表示我们的诚意,你只能一个人去!”


        吉泽正孝:“$^!”


        吉泽雄喝问道:“你想什么?”


        吉泽正孝闷闷的道:“我什么都不想!”


        吉泽雄道:“那你下车吧!”


        吉泽正孝下了车,看着父亲远去的车子,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竖起中指!


        麻辣隔壁!


        我是你儿子吗?


        如果我真的是你儿子,你怎么会这样对我?


        让我一个人去见姓林的,你就不怕联姻不成,最后被砍成十八块吗?


        神经病,简直就是神经病!


        吉泽正孝越想越气愤,越想就越想发泄一下。


        一张俏美的脸骤然浮现在脑海之中,古越明在太白山庄别墅的那个年轻女管家叶怜玉!


        在跟古越明交谈的时候,他已经问清楚了,叶怜玉独自一人住在那个别墅里面,替古越明看管着房子。


        吉泽正孝想到这里,立即就拦了一辆车,直接再次返回太白山庄。


        到了古越明的别墅前,吉泽正孝便走到大门前,开始输密码,之前古越明输密码的时候并没有避开他,所以他记了下来。


        只是连续输了三次,始终都不对。


        吉泽正孝稍为一想便明白了,显然是叶怜玉醒来后,发现自己被袭,慌恐之下换了密码。


        这么一想,他迅速警惕的看向四周,观察半响后并没有发现异常,看来叶玲玉虽然更换了门锁密码,可是并没有报警。


        既然没有报警,那事情就好办了。


        他不再去输密码,而是按响了门铃。


        半响之后,门没有开,但门铃答应机上传出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谁?”


        吉泽正孝道:“怜玉,你好!”


        叶怜玉在里面疑惑的问:“你是谁?”


        吉泽正孝道:“我是古越明教授的朋友……”


        叶怜玉道:“明教授不在家,你改再来吧!”


        吉泽正孝道:“我知道他不在家。事实上他现在就在我家里。”


        叶怜玉道:“什么?”


        吉泽正孝道:“你把门打开,我进去和你聊。”


        叶怜玉道:“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吉泽正孝想了想道:“明教授现在正被通缉,并不方便出现,但他心里很挂念你,并且托我把下半年的工资带给你。”


        叶怜玉道:“他为什么不在网上转账呢?”


        吉泽正孝道:“他怕你被警察盯着,所以不敢跟你再有任何的联系,只能让我带现金给你。”


        叶怜玉道:“那你把钱从门下塞进来就离开吧!”


        吉泽正孝道:“不行的,钱财这种事情,肯定是当面点清,而且还是这么多钱。”


        叶怜玉犹豫一下,终于把门打开。


        吉泽正孝这就立即闪身而入。


        叶怜玉定睛看看,发现这人手上并没有提着装钱的袋,而且颜面似曾相识,仔细辨认一下才发现,这就是两三个时前,突然从外面闯进来的人,意识到不妙,立即就要张嘴叫喊。


        只是她的嘴巴才一张,吉泽正孝已经伸手捂住她的嘴!


        叶怜玉拼命挣扎,可是完全挣不脱他。


        吉泽正孝再一用,便将她反身按得紧抵在墙上,接着就面无情的撕扯她的裙子……


        一个多时后,客厅的地毯上,身上衣不蔽体的叶怜玉正倦缩成一团,不停的哭泣。


        吉泽正孝则呈大字型的躺在旁边抽烟,抽完一根事后烟,他才道:“我没有骗你,哦,应该,我不完全是骗你,我确实是古越明的朋友,嗯,朋友好像不合适,因为他现在得依赖我才能生存得下去。”


        叶怜玉听着听着,哭声开始停了。


        吉泽正孝道:“对嘛,不要哭哭啼啼,惹得我不高兴了,不但对你不是好事,对古越明也同样不是好事。”


        叶怜玉想起刚才的遭遇,忍不住又哽咽起来。


        吉泽正孝道:“你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吗?那好,我现在就打给他,让你听听他的声音。”


        叶怜玉终于再一次止住哭声。


        吉泽正孝这就找到自己衣服里的手机,然后打给古越明,接着就按下免提。


        没多一会儿,古越明接听了,“喂,吉泽少爷。”


        叶怜玉听得心头一震,这不就是古越明的声音吗?立即就要张嘴叫喊。


        只是没等她喊出声,脖子下已经是一凉,古泽正孝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紧抵到她的颈脖大动脉上。


        死亡的威胁,让叶怜玉生生把声音憋了回去。


        吉泽正孝见她不敢吱声了,这才悠悠的道:“明教授,睡了吗?”


        古越明道:“还没有,正准备了。”


        吉泽正孝看着叶怜玉道:“我已经睡了一下!”


        古越明道:“哦!”


        吉泽正孝道:“有一件事,我要跟你商量一下!”


        古越明道:“吉泽少爷请。”


        吉泽正孝道:“明借几个人给我!”


        古越明道:“你的是……生化人?”


        吉泽正孝道:“是的!”


        古越明道:“你要他们做什么?”


        吉泽正孝道:“让他们陪我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


        古越明道:“这个……”


        吉泽正孝翻身压到叶怜玉身上,叶玲玉一挣扎,他的匕首就紧了紧,弄得她不敢动了,他才问古越明,“有问题吗?”


        古越明无奈的道:“你要几个?”


        吉泽正孝道:“三个就够了,那五个比较厉害中的三个。”


        古越明道:“好吧!”


        吉泽正孝笑了起来,“谢谢你,明教授!”



记住手机版网址:m.shuyuewu.co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